• 作為同出于歌田敏明之手的兩本官能模型雜誌——1995年HOOBY JAPAN出版的S.M.H.和1999年電擊出版的D.D.D.,在20世紀末的那段年代里猶如一條雙頭王蛇一般帶領了許多人進入了官能模型的黑暗造型領域;但是也正如相互吞噬的雙頭王蛇一般,從1999年歌田敏明出走S.M.H.并在同年于電擊創辦了近乎相同性質的D.D.D.之後,S.M.H.這本本就是歌田敏明一手打造的官能造型聖典雖然又聘請了四名編輯來接替歌田敏明,但任然在2000年末的時候無力回天的被吞噬在舊世紀的黑暗中。而也如同共生之蛇王,在S.M.H.停刊之後,曲高和寡的D.D.D.苦撐兩年,最終還是退出了新世紀的舞臺。作為一段歷史的見證和標誌,在這條雙頭王蛇之後,日本的造型界迅速進入了今天的形式,而HJ和電擊兩家日本最大的模型雜誌社,也仿佛想要抹殺那段黑暗歷史一般,抹去了自己主頁上這兩本傳奇雜誌的存在痕跡。

    然而,歷史不會忘記這兩本聖典。時到今日,S.M.H.和D.D.D.在當年的影響依然不斷的激勵著新的造型愛好者。當然,自然也少不了眾多沒有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去尋找這兩本雜誌的流傳(當然,其中也不乏別有用心之人)。畢竟,S.M.H.和D.D.D.創造的不僅僅是兩套雜誌,更是一段對造型和表現力不斷追尋至極致的歷史。

    作為造型的後來人,在下也不免去尋找這兩本雜誌的蹤跡。《超绝のアート&モデ儿・マガジン [デイー‧デイー‧デイー]》,也就是《超绝的艺术&模型杂誌 [D.D.D.]》,雖說在定位、主力作者和涉及領域上和S.M.H.有著眾多的共同之處,但是實際上相比完全專注于黑暗造型領域的S.M.H.,D.D.D.涉及的方面更為多元(或者說,不夠專注?),這或許也為之後D.D.D.的衰敗埋下了禍根。但是不管當時如何,今天在下眼中的D.D.D.,或許在其開拓視野等方面有著比S.M.H.更多的意義,這也是在下選擇先集齊D.D.D.的原因之一。

     

    点开还有……很多(more in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