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卵托生的雙頭蛇——D.D.D.

    2010年04月2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ecewing-logs/62665374.html

    作為同出于歌田敏明之手的兩本官能模型雜誌——1995年HOOBY JAPAN出版的S.M.H.和1999年電擊出版的D.D.D.,在20世紀末的那段年代里猶如一條雙頭王蛇一般帶領了許多人進入了官能模型的黑暗造型領域;但是也正如相互吞噬的雙頭王蛇一般,從1999年歌田敏明出走S.M.H.并在同年于電擊創辦了近乎相同性質的D.D.D.之後,S.M.H.這本本就是歌田敏明一手打造的官能造型聖典雖然又聘請了四名編輯來接替歌田敏明,但任然在2000年末的時候無力回天的被吞噬在舊世紀的黑暗中。而也如同共生之蛇王,在S.M.H.停刊之後,曲高和寡的D.D.D.苦撐兩年,最終還是退出了新世紀的舞臺。作為一段歷史的見證和標誌,在這條雙頭王蛇之後,日本的造型界迅速進入了今天的形式,而HJ和電擊兩家日本最大的模型雜誌社,也仿佛想要抹殺那段黑暗歷史一般,抹去了自己主頁上這兩本傳奇雜誌的存在痕跡。

    然而,歷史不會忘記這兩本聖典。時到今日,S.M.H.和D.D.D.在當年的影響依然不斷的激勵著新的造型愛好者。當然,自然也少不了眾多沒有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去尋找這兩本雜誌的流傳(當然,其中也不乏別有用心之人)。畢竟,S.M.H.和D.D.D.創造的不僅僅是兩套雜誌,更是一段對造型和表現力不斷追尋至極致的歷史。

    作為造型的後來人,在下也不免去尋找這兩本雜誌的蹤跡。《超绝のアート&モデ儿・マガジン [デイー‧デイー‧デイー]》,也就是《超绝的艺术&模型杂誌 [D.D.D.]》,雖說在定位、主力作者和涉及領域上和S.M.H.有著眾多的共同之處,但是實際上相比完全專注于黑暗造型領域的S.M.H.,D.D.D.涉及的方面更為多元(或者說,不夠專注?),這或許也為之後D.D.D.的衰敗埋下了禍根。但是不管當時如何,今天在下眼中的D.D.D.,或許在其開拓視野等方面有著比S.M.H.更多的意義,這也是在下選擇先集齊D.D.D.的原因之一。

    一共出版了11本的D.D.D.,在出版的初始,不知道源於怎樣的考慮——或許是想要針對海外市場?或許是利用昭和時代遺留下來的日本人崇美的心理?——在開始的數期里,其封面均是由英文構成的。這一點從一開始或許就有問題——編輯高估了日本人對英文的識別能力,也高估了日本雜誌在海外的影響力。所以在之後的雜誌上,D.D.D.又恢復到日文的封面介紹。

     

    而這兩本(第四期和第五期)就是D.D.D.從英文封面轉為使用日文的過渡階段。嘛,也是我個人比較喜歡的兩期,第四期的惡魔人專題展現了很多惡魔人為題材的造型物,而第五期矢沢俊吾將立體造型物和二維畫面結合的表現也很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作為S.M.H.之後的第一期——D.D.D. VOL.08,D.D.D.立刻使用了S.M.H.中很重要的一個系列——“功画の箱”的作者——著名的雨宮慶太的立體紙手辦為封面,時到今日我們不禁推測——這難道不是歌田敏明對HJ的一種調戲或者對D.D.D."勝利"的一種歡慶?當然比較大的可能是在下想多了(笑)。不過,這一期的內容也是和S.M.H.曾經的主題出奇的重合。

     

    另一期和S.M.H.衝突比較大的當屬這一期《人形愛》。總所周知作為黑暗造型領域中比較獨特的人形一直是一種詭異的存在,無論從它的歷史發展來源,還是眾多的離奇傳說,還是低端BJD和高端定制BJD的分歧,都是人形界的一個看點;S.M.H.曾經用了整整一期來很完整的介紹了關節人形的相關信息,那一期S.M.H.用的是四谷人形為封面。而D.D.D.的這一期又重新訪問了同一批人形師(四谷、天野可談等)。這一期也同樣很詭異的很少出現在市面上,難得出現的兩次和其他幾期D.D.D.相比,也是價格不菲。在下胡亂的猜測中,是否收藏這一期眾多的人形愛好者并沒有把東西拿出來的習慣呢?或者說人形愛好者極少將自己的東西拿出來轉手,也或許和人形靈魂的說法有著共生性?(笑)

    在S.M.H.墜落之後,本想一家獨大的D.D.D.并沒有如預想的那樣稱霸造型雜誌界。相反,不知道是因為厭倦了雙頭蛇的互相爭執,還是經過了S.M.H.長期連載之後眾多的作者(兩本雜誌的主力作者完全一樣)進入了倦怠期,還是因為D.D.D.的不專一性,又或者是在下推測的悲劇的原因——日本造型界因為大量PVC等低價低品質的玩具普及,而使得本就難以普及的手辦市場緊縮,習慣了低價低品質的美少女PVC等的愛好者們對S.M.H.和D.D.D.所宣傳黑暗造型無法接受——總之,D.D.D.最終在推出了以安藤賢司作品為封面的第11期之後無限期休刊了。一個波瀾起伏,激勵和創造了無數造型大師的時間終於黯然畫下了句號。

    分享到:

    评论

  • 不淡定